中國核工業地質局

標題

  • 標題
  • 正文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關注

天然鈾產業:以赤子報國心創世界一流

來源:     發布時間:2018年08月29日 14:21     作者:系統管理員    

分享到

  20多年前,新疆天山腳下迎來了一批特殊的客人。從最開始的打鉆做實驗,到后來建成中國第一個千噸級鈾礦綠色大基地——蒙其古爾礦,來自中國鈾業有限公司的這批訪客變成了這里的常駐居民。

  2018年4月22日,天氣剛轉暖,一群老人走進了蒙其古爾礦參觀中國最新一代的鈾礦地浸開采技術,他們是上世紀從中國核工業第一批鈾礦抽調來新疆的技術骨干。看到無人值守的采礦區、數字化操作的主控室……老人們對我國采用的世界上最先進的技術豎起了大拇指。

  與此同時,中國正以先進的礦產資源勘探開采技術,在幾千公里外的沙特進行鈾釷資源勘查。就在當天,中核集團時任總經理、現任董事長余劍鋒訪問沙特,沙特能礦部部長顧問阿卜杜拉赫曼·卡里姆也在會見中,為中國人豎起了大拇指。

  “從一個甲子前的請進來,到現在的‘走出去’,中國鈾業走的就是堅持深化改革、依靠自主創新、對標國際先進的跨越發展之路。”2018年,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之際,中國鈾業董事長、黨委書記杜運斌表示,“這四十年,當初的赤子報國之心在一代代核工業人中傳承發揚,讓中國鈾業成為了強軍富國、建設核強國的一塊重重的壓艙石。”。

  調整改革鋪就了我們通往核強國的道路

  2017年3月17日,中國原子能科學研究院的一間會議室里,來自中核浙江衢州鈾業有限公司的基層黨員鄭慧霞在介紹了企業調整改革經驗后,專程到中核集團調研黨建工作的國務院國資委黨委書記郝鵬帶頭鼓起了掌。

  那一刻,鄭慧霞既感到榮幸又感到激動。她知道,大家的掌聲是給每一個鈾礦冶人的,是對他們在調整改革中付出的一切給予的精神回報。

  這場讓郝鵬動容的調整改革是中核集團硬巖鈾礦山調整改革,旨在根據中央關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精神和國企改革要求,處置僵尸企業和特困企業,淘汰落后產能,提高生產率和安全環保水平,從而進一步讓產業升級。衢州鈾業就是中核集團本次調整改革第一批先行啟動的試點單位。

  從2015年開始,這場改革持續了兩年。截至2017年9月,在中核集團黨組支持下,中國鈾業地礦調整改革工作已經全面完成人員分流安置任務,取得了7戶硬巖鈾礦山企業調整改革三年目標兩年實現的決定性勝利。調整改革后的中國鈾業,形成了以北方大基地為主、南方硬巖鈾礦為輔的新型產業布局。

  “啟動硬巖鈾礦調整改革符合國家戰略發展需求,符合技術進步需要,符合解放和發展生產力,落實‘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構建精干、高效、先進、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新型鈾地礦體系,實現產業轉型升級的需要。”杜運斌用“三個需要”解釋了本次調整改革的必要性。

  “技術的突破與發展,使鈾礦開采的產業格局和發展戰略發生了轉移改變。北方一個綠色鈾礦大基地就可以抵得上七個南方硬巖礦山的產能。現代化、規模化生產完全可以保障我國鈾資源開發和利用。”杜運斌進一步解釋道,當前我國南方硬巖的鈾資源總體儲量不少,但是資源比較分散,個體礦山規模很小,開采成本較高。而在北方地區,CO2+O2地浸采鈾技術已經得到了大規模使用,產能接近國內天然鈾總產能的60%,打破了我國鈾礦開發長期依賴南方硬巖礦山“散而小”的格局。與南方堆浸采礦工藝相比,這一技術的工業化,使得礦山建設周期短、形成產能快、綠色環保,還節約了大量礦山建設用地。

  對于調整改革,中國鈾業的干部職工并不陌生,幾乎每十幾年就會經歷一次。中國的天然鈾產業起步于上世紀50年代,形成了完整的鈾礦冶工業體系,為研制核武器奠定了基礎。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連續進行保軍轉民、調整改革,基本形成軍民結合的新格局,完成了由單一軍工企業向軍民結合型企業的轉變。

  2011年,中核集團將中國核工業地質局和中核金原鈾業公司合并成立地礦事業部;2017年,在地礦事業部的基礎上,成立了中國鈾業有限公司,實現實體化運作。在杜運斌看來,整合中國天然鈾產業上下游資源成立中國鈾業,是一項持續優化產業布局結構、對標國際先進實現新跨越的創新舉措。

  “中國要建設核強國,就必須建立安全供應、經濟供應、穩定供應的天然鈾企業。”杜運斌表示,“進一步整合上下游資源,形成合力集中力量辦大事,這符合國際慣例、行業發展需要和市場經濟需要,將有利于加快推動核工業的轉型升級,實現高質量發展、可持續發展。”

  “中國鈾業要做到世界一流,必須要抓住兩個關鍵,一是要持續推動科技創新,二是要抓住機遇窗口掌握更多資源。”針對未來的深化改革,杜運斌認為,“這才是中國鈾業的核心競爭力所在。”

  自主創新引領我們躋身世界先進

  從新疆伊寧城區驅車一個多小時后,伊犁盆地南緣烏孫山腳下的居民住宅漸漸稀疏,一片開闊草原映入了眼簾。2018年5月13日,來自科技日報、中國能源報、中國國土資源報等媒體的記者走進了新疆天山蒙其古爾礦。

  一位記者這樣寫道:這里曾是上世紀80年代中期閉坑的煤巖型鈾礦山的“遺址”。高峰時期,數千礦工在忙碌。由于成本高,該礦山封井閉坑。而現在這個千噸鈾礦大基地,只有區區百人。同一片土地,不同時期的兩座礦山卻有著完全不同的“容顏”。

  在記者眼中,整個井場完全看不出任何采挖痕跡,看不到露天礦山的巨大采坑,沒有采礦設備的轟鳴聲,僅有手腕粗細的抽液管通過鉆孔插入地中,只在地上露出一截管道,又很快隱埋入地下進入集控室。坐在天山鈾業生產控制中心,可以24小時收集、監控井場、水冶廠的所有信息。與數字化信息相連的另一端,則是無人值守的井場集控室和高度自動化的水冶生產。

  這個鈾礦大基地采用的是CO2+O2原地浸出采鈾工藝技術,我國是繼美國之后世界上第二個掌握這項技術的國家。2014年,該技術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這項技術的應用也得到了國際社會的高度認可。2017年11月,國際原子能機構官員表示,中國鈾礦地浸技術可以說已經達到世界先進水平,躋身國際先進行列,完全可以出口。

  “鈾資源是軍民兩用的戰略資源,是我國核工業發展的糧食。從起步起,中國核工業人堅持自主創新構建了比較完整的集科研、設計、施工、采冶、純化為一體的先進的天然鈾科研生產體系,取得了一系列世界領先的科技創新成果。”

  在杜運斌看來,讓世界認可的中國技術,中國鈾業還有很多。比如,近年來,中國鈾業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2項,國防科學技術進步一等獎5項,國土資源科學技術一等獎1項等。以CO2+O2為標志的第三代采鈾技術實現規模化應用,“天-空-地-深”一體化勘查能力基本形成,鈾礦進入了500~1500米深度的“第二找礦”空間。中國鈾礦第一科學深鉆突破2818米,“疊合復成因”鈾成礦理論的提出、零價態金屬鈾的發現引發國內外重要關注;產學研結合進一步加強,形成了轉型跨越發展的內在動力。

  “科技創新引領是我們實現天然鈾產業轉型升級的關鍵所在。”在杜運斌看來,這些令人矚目的成果為我國從核大國邁向核強國提供了重要的基礎支撐。據介紹,通過科技創新和技術突破,截至目前中國鈾業已完成北方鄂爾多斯盆地等7大鈾資源基地布局,完成南方多個重點鈾成礦帶勘查,有力保障了核工業發展。

  那么,堅持創新的動力是什么?2018年5月24日,在中國鈾礦冶創建60周年活動上,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冠興認為,“核心技術是買不來的。六十年中國核工業人始終踐行科技報國,對科技創新、技術進步不斷追求,因為我們有不服輸的精神,就是一定要在國際上處于先進水平。”

  杜運斌認為中國鈾業這幾年一直致力于這種精神的傳承發揚。據了解,中國鈾業把科技創新放在最突出的位置,成立了技術戰略委員會,邀請煤炭、石油、有色等各領域專家組成科技委,并制定領先行動計劃,目的就是幫助中國鈾業統籌謀劃科技創新。

  “從理論到實踐再到裝備,從綠色礦山到數字礦山再到智能化,我們的目標是建立世界最先進的天然鈾科研生產經營體系,確保國家核能發展天然鈾供給安全,全力推進‘產—供—銷—儲’天然鈾產業建設,切實擔當起‘軍工基石,核電糧倉’的歷史使命。”杜運斌說,“這就是我們的赤子之心。”

  “一帶一路”讓中國品牌走向世界

  2017年8月26日早晨,趙丹一拿起手機,就看到朋友圈被這樣一條微信刷屏了——中核集團與沙特加速推進鈾釷資源合作。趙丹是中核集團沙特鈾釷資源合作項目測氡組負責人,是核工業北京地質研究院的一名博士,“聽說這次要在野外工作大半年。”雖然又要與沙塵暴、高溫熱浪作伴,但趙丹覺得“能代表中國參與大項目,一切辛苦都值得” 。

  沙特鈾釷資源項目是中核集團與沙特地質調查局聯合開展的一項放射性資源勘查項目,旨在滿足沙特核電規劃的需求。2017年3月16日,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沙特國王薩拉曼見證下,中核集團與沙特地調局簽署了合作備忘錄。

  回望半年多前,2016年8月29日,正值杭州G20峰會前夕,受沙特王儲委托,沙特地調局訪問中核集團。“行程安排里并不包括調研中國鈾業,但我們要抓住這個機會。”杜運斌回憶:“在訪問集團總部結束后,我們主動邀請他們利用下午休息時間參觀核地研院。

  當天下午2點,時任地調局局長納華伯就帶著“只是去看一看”的心情第一次走進了核地研院。核地研院院長、沙特項目負責人李子穎和他的研究團隊帶領納華伯一行參觀了先進的實驗室、精密的儀器設備,向他們介紹中國鈾礦理論技術創新成果和找礦突破。就在那一天,納華伯向真主發誓:“中核集團就是我們要找的合作伙伴。”

  事實證明,對于這個國家項目,中國人沒有讓沙特失望。“我們高質量完成了對沙特九片區域第一階段的野外地質調查工作,初步確定了沙特良好的找礦前景。”談到這個項目,杜運斌很有感情,“當你在巖石下躲避沙塵暴時,當你蹲在地上就著沙子吃午飯時,當你被沙特朋友當作兄弟時,當看到中國核工業走出國門時……你內心中真的會產生身為一名中國人的自豪!而就是通過這個項目,中核人在世界面前展示了中國能力、中國信心、中國品牌。”

  據了解,中國天然鈾企業“走出去”可以追溯到上個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初期。當時與美國、法國等國家以及國際原子能機構等開展了多種形式的技術交流和人才互訪活動。在沙特項目中,來自沙特地調局的首席專家納瑟爾就是一位曾在中國相山鈾礦接受過培訓的埃及人。因為該項目,他在20年后與中國再續前緣。

  為了確保中國核工業天然鈾保障,進入21世紀,中核集團堅持“走出去”戰略,制定了海外鈾資源開發的戰略,取得階段性進展。在尼日爾、納米比亞、津巴布韋和蒙古等國家控制資源量近十萬噸,成功收購LH控股公司部分股權和LH項目公司部分債權。

  “‘走出去’是中國鈾業義不容辭的責任和使命,也是提升國際市場影響力,優化產業鏈和價值鏈、做大經濟規模的必然要求。”杜運斌認為,今年是“一帶一路”倡議提出的第五年。這五年來,中國鈾業積極踐行“一帶一路”倡議,已在中亞、東南亞、非洲等國際市場開拓取得了實質性突破。沙特鈾釷資源合作已完成第一階段工作發現并圈定了多處找礦靶區;老撾鉀鹽詳查探礦項目初步控制資源儲量達上億噸的超大鉀鹽礦,有望使老撾成為我國在海外最大的鉀鹽生產供給基地;柬埔寨供水工程項目有序推進,成為見證中柬友誼的一座豐碑;積極洽談伊朗油服、巴基斯坦測井和埃及水井項目,其中巴基斯坦測井項目已簽訂合同金額約數千萬美元,實現歷史性突破。

  杜運斌對“走出去”未來十分看好,“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探明的鈾資源約占全球探明總量的三分之一,潛在資源也極為豐富,在全球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鈾資源勘查開發合作具有十分廣闊的前景。”

  杜運斌表示,中核集團的裝備實力、技術水平、人才隊伍完全具備了“走出去”大展拳腳的能力。中國鈾業體系優勢、技術優勢和人才優勢明顯,將進一步優先布局“一帶一路”沿線國的資源勘探、開發和貿易,大力推動天然鈾產業揚帆出海;以“一帶一路”國家為重點,大力拓展大地質、大礦冶特色技術延伸產業,進一步拓展綜合找礦、勘查設計、航空遙感、分析測試等技術服務市場,大力推動地礦延伸產業走向海外。“中國鈾業將積極發揮中國核工業完整產業鏈優勢,搭建中國技術推廣的國際平臺,讓中國方案、中國標準和中國品牌走出國門,將中國鈾業打造成面向全球的供應商。”

  編輯點評

  堅守與創新推進轉型升級發展

  眾所周知,我國核工業起源于一塊硬巖鈾礦石。以這枚“開業之石”為起點成長起來的中國鈾業,經過60年發展壯大,逐漸探索建立了一套完整的鈾地質礦冶科技工業體系,從鈾資源的角度有力支撐和保障了我國核工業的持續穩定發展。特別是改革開放后,中國鈾業表現亮點紛呈。在工藝研發方面,由硬巖堆浸工藝拓展到砂巖地浸工藝,后者擁有將呆礦變寶的神奇功效,不僅極大地提高我國鈾資源的產能,而且在此工藝基礎上建立的礦山綠色環保、安全智能高效,符合國家發展理念。在產業布局方面,鈾資源產能重心由南方向北方轉移,而且正在搶灘海外戰場,呈現出國際鈾資源開發技術能力輸出、鈾礦項目并購、延伸產業“走出去”三駕馬車齊頭并進的良好態勢。

  作為核工業全產業鏈的最前端,中國鈾業一直在用實際行動踐行著“軍工基石、核電糧倉”的歷史使命。新時代呼喚新擔當,新時代需要新作為。在新的歷史時期,中國鈾業如何才能在確保天然鈾供給安全上有新作為、新貢獻呢?

  一是繼續堅守初心。核工業是高科技戰略產業,是國家安全的重要基石。而鈾資源是核工業持續健康穩定發展的物質基礎。保障鈾資源安全供給是中國鈾業人最根本的使命與職責,必須要強化責任與擔當,堅守住這塊陣地。在我國由核大國向核強國邁進的關鍵時期,中國鈾礦人要繼續傳承和發揚核工業精神,將個人的價值實現和中國鈾業的快速發展緊密結合起來,激發和調動出干事創業的積極性和內動力,做強做優做大我國天然鈾產業。

  二是持續創新發展。創新是企業發展的靈魂。當前,中國鈾業提出了打造世界一流天然鈾企業的目標。為實現這一目標,中國鈾業要牢牢把握我國核工業發展的歷史機遇,面向市場、面向需求、面向未來,加強全局性、戰略性、前瞻性思維,繼續以更加開放的心態、以更加積極的方式推進技術、管理等創新,從而推動天然鈾產業轉型升級發展。(段新瑞 連敏)

打印本頁 關閉

排列和值走势带连线专业版

COPYRIGHT 中國核工業地質局2007-2010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和平里七區14號樓??郵編:100013??京ICP備09076272??京公安網備11040102100171號